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如何預估高收益債券的未來投資報酬?






















台灣投資人喜歡買高收益債券(high-yield bond)是出了名的,但如果去問這些買高收益債券的人,你預期未來的投資報酬率是多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都說不清楚,可能是亂猜一個數字,或者是參考過去幾年的績效表現,但偏偏在金融投資中,以過去短期的績效來猜測未來的績效是完全不會準確的方法,對未來的投資報酬率如果完全沒有想法,或是有錯誤的預期,那麼很容易就會在投資的過程中出現許多與原先期望不同的結果,導致投資的失敗
那麼應該如何預期高收益債券(high-yield bond)的未來投資報酬率呢?Economic Data網站上的一篇文章提到:
"投資人可以參考巴克萊銀行的高收益債券指數(Barclays U.S. High Yield Index),舉例來說,如果該指數目前的殖利率是5.95%,這個數字就是投資人未來5-10年在最好的情況下,每年所能夠獲得的投資報酬率,注意這裡說的是最好的情況下,但是投資人不應該預期會有這個投資報酬率,因為根據過去的資料分析,1986年至今:
1. 有高達93%的機率,投資人未來10年的投資報酬率會比投資時的殖利率來低
2.
平均來說,投資人在未來10年實際所獲得的高收益債券投資報酬率大約是當前殖利率再扣掉3.5%(而且標準差為3.5%)
這個意思就是說,假設現在的高收益債券殖利率為5.95%,那麼投資人合理應該預期未來10年的平均投資報酬率會是5.95%-3.5%=2.45%,而一個標準差的區間會是在5.95%-1.05%之間"
該網站刊登這篇文章的日期是在2年前的20155,當時的高收益債券指數的殖利率是5.95%,該文章提醒投資人:
"有時候高收益債券會提供給投資人獲取高報酬的好機會,但現在絕對不會是個好機會"











現在是2017年了,高收益債券指數的殖利率比2年前還低,現在指數的殖利率是5.7%(2014年底以來最低,見下圖),從上述的公式來計算的話,假設投資人現在投資高收益債券,未來10年的合理預期投資報酬率應該是每年2.2%(5.7%-3.5%),一個標準差的區間會是5.7%-1.3%,意思就是說未來大部分的時候你的投資報酬率都會是落在5.7%-1.3%這個區間裡面
這裡並不是要告訴你,現在不要去投資高收益債券,也不是要建議你賣掉投資,每一種金融資產在投資組合中都有其功能,但投資前對於所投資的商品一定要有清楚的認識,並且不要有錯誤的預期,有了正確的心理準備才不會在未來的投資過程中出現許多surprise!



為什麼買股票的人總是賠錢者居多?























上週有一則令人鼻酸的社會新聞,一個爸爸帶著三名子女輕生,這個父親年紀也不過就是40來歲,三名子女都已經10多歲了,原本幸福的家庭還來不及享受人生就走了,媒體報導該名父親輕生的原因疑似沒有工作在家炒股票不利,財務狀況不佳,剛跟太太離婚後不久就輕生了,真是個不幸的新聞
你可能聽過這種說法,10個玩股票的人裡面,7個是賠錢的,2個不賺不賠,有賺錢的只有1,相信很多人也都有周遭朋友玩股票賠錢的例子,或者自己都有不少這種經驗,其實投資個股本來就是一個賠錢機率較高的行為,為什麼呢?道理很簡單,因為股市中一直都是少數的股票去創造多數的獲利,這很類似大家所熟悉的80/20理論,20%的股票創造出80%的獲利,換句話說,其實大多數股票的投資報酬率並不好,想要有好的投資報酬就必須能夠挑選到高獲利的少數股票,問題是要這麼做難度卻非常非常的高,絕大多數的投資人並沒有這種技巧,因此散戶投資人買股票幾乎就是注定要賠錢的
財經論述不能憑感覺去說,要有實際的根據,看看最近的一篇研究報告,這是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財金系的教授所發表的一篇學術報告,標題是:股票的投資報酬率高於國庫券(存款)?(DoStocks Outperform Treasury Bills?),該研究報告分析了美國股市從1926年至今的所有資料,得到幾個結論:
1. 大多數的股票投資報酬率低於國庫券(存款)的報酬
2.
股票市場中,有高達58%的股票,投資人持有這些股票的投資報酬率比持有一個月的國庫券(存款)報酬還低(買到錯的股票,即使你長期投資也是不會獲利)
3.
1926年至今,股市所累積的投資報酬率,絕大多數是由4%少數表現最好的股票所創造出來的
雖然這類的研究之前也有人做過,但每次看到這種分析結果還是會感到驚訝,因為這跟許多人的認知有很大的差距,我們經常都會聽到有人說,在當今利率如此低的情況下,想要提高投資報酬率就應該去投資股票,但這種說法其實似是而非,如果你投資的是個股,從上面的研究報告結論你就知道,你有高達近6成的機率,投資報酬率還低於一個月的存款,還不如將錢放在銀行當存款,晚上還能夠睡個好覺,所以投資股票比存款獲利好這種說法並不完全是正確的,沒有那麼的簡單,一個適當且分散的投資組合(包括全球的股票與債券)才能夠有效的提高投資報酬率! 

準確率高達76%的超級盃指標(Super Bowl Indicator)--是假的!























對喜愛美式足球的球迷來說,美國時間上周日晚上的超級盃比賽是每年絕對不能錯過的大賽,除了球迷之外,另外有一群人即使看不懂比賽,也很關心比賽的結果,那就是股票投資人,因為超級盃的比賽結果跟股市表現有很大的關係,這就是著名的超級盃指標(Super Bowl Indicator),該指標指出如果是原國聯(NFC)的隊伍贏得比賽(有些球隊現在已經轉到了美聯,但如果原先是在國聯,也算在內),則美國股市今年就會上漲,反之,如果是原美聯(AFC)的隊伍贏得比賽,則股市就會下跌,例如以今年為例,今年的比賽隊伍分別是國聯(NFC)的亞特蘭大獵鷹隊對上美聯(AFC)的新英格蘭愛國者隊,根據超級盃指標,如果亞特蘭大獵鷹隊獲勝,則今年美國股市就會上漲,但若是新英格蘭愛國者隊獲勝,則今年股市會下跌(最後真的就是愛國者隊獲勝了),該指標的準確率高達76%,這比眾多股市分析師的預測準確度高出許多,因此是個相當受到關注的指標
你可能會想,一個運動的比賽結果怎麼可能會影響且預測股市的漲跌呢?這是荒謬的想法?還是有什麼根據呢?你這樣的懷疑是有道理的,想要更深入了解超級盃指標的原理,最好的辦法就是去了解當初發現這個指標的人是在什麼背景情況下發現的,關於這點華爾街日報的知名財經專欄作家Jason Zweig一篇文章很值得參考,他在文章中寫到:
"大家普遍的共識認為,超級盃指標最早是由紐約時報的運動專欄記者Leonard Koppett1978年發表於該報的一篇文章,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有辦法找到當初的那篇文章,Leonard Koppett本人在2003年過世了,但我曾經在2001年的時候採訪過他,也問到他本人關於超級盃指標的一些事情,Leonard Koppett提到,數十年前,他跟他的一個朋友也是紐約大學的財金教授Bill Veeck討論到,人們很容易相信一些偽相關性的事務(spurious correlations),也就是人們經常會把相關性(correlation)跟因果性(causation)扯在一起,例如他們開玩笑的把年度的大聯盟棒球打擊率跟股市報酬率放在一起,發現會具有負相關性,很快的,他們又發現另一個指標,那就是美式足球超級盃的比賽結果與股市的關係,也就是後來知名的超級盃指標,Leonard Koppett清楚的告訴我,當初完全就是開玩笑的心態創造這些指標的,目的也是希望人們能夠知道,他們經常會誤信一些毫無關聯性的事情,如果人們相信超級盃指標能夠預測股市,那真是太愚蠢了!"
現在你知道超級盃指標是怎麼來的了吧!類似的例子還有一個,那就是20年前有兩位財經教授DavidLeinweber和Dave Krider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根據統計研究顯示,有三個因素能夠99%的準確預測美國股市的變動,這三個因素分別是:美國與孟加拉所生產的奶油數量,美國與孟加拉所生產的綿羊數量以及美國所生產的起司數量!這兩位教授當然知道,即使相關係數很高,但這三個因素跟美國股市一點因果關係都沒有,該報告的目的也是要提醒投資人,不要將相關性(correlation)跟因果性(causation)扯在一起,但好笑的是,兩位教授驚訝的提到,即使時間已經過了20,到目前為止,每年依然有很多人會打電話或寫郵件問他們,現在孟加拉所生產的奶油與綿羊數量是多少?
超級盃的比賽自然好看,但千萬別讓比賽結果影響了你的投資決策,記住,相關性高並不表示就有因果關係!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全球各國未來的長期股市投資報酬率






















根據研究顯示,每個國家股市的長期投資報酬率跟該國股市當前的Shiller-CAPE有著相當高的關聯性,德國一家研究機構的研究也顯示,一個國家股市的股價淨值比(Price-to-Book ratio)也同樣與股市的長期投資報酬率有著很高的關聯性,因此該研究機構用上述兩個指標來預估全球主要的股市未來10-15年的投資報酬率,上圖就是各國未來長期股市投資報酬率的預估值
以台灣股市為例,目前台股的CAPE18.7,未來的長期股市投資報酬率預估值為6.4%,而台股的PB ratio1.8,長期的股市投資報酬率預估值為7.2%,兩者的平均預估值為6.8%,從圖上的顏色可以清楚看出,顏色越接近粉紅色的國家,未來股市的長期投資報酬率越低,反之,顏色越接近藍色的國家,投資報酬率越高,值得留意的是,美股的長期投資報酬率只有4.0%,在所有國家中是最低的幾個,台股也算是在平均以下,未來長期投資報酬率較高的幾個國家包括俄羅斯,中國,巴西,西班牙,南韓,新加坡等國
當然,要注意的是,這是未來10-15年的長期股市預估值,跟股市短期的變化沒有任何的關係,很清楚的一張圖表,提供長期投資人參考

川普是個欠缺思考的狂人,還是高明的談判者?



川普上任以來就迅速的惹惱了眾多國家,包括墨西哥,中國,中東國家,還包括了美國人自己,川普的行徑看似一個不受控制的小孩,他的的許多言行都跟傳統的政治人物差異太大,以至於許多主流媒體與政治專家普遍都不看好川普的執政,認為川普會傷害全球貿易,降低美國的外交力量,甚至傷害到美國的經濟霸權地位,例如川普取消的TPP,媒體就大多認為這反而是送大禮給中國,讓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能夠藉機擴大,是川普欠缺思考的錯誤
川普真的是個欠缺思考的狂人嗎?其實不見得,先不要急著下此結論,Marketpsych網站的一篇文章提到:
"野生的公象有時候會出現一種很奇怪的現象,稱之為-musth,此時的公象行為非常具有攻擊性且常常會做出許多不理性的行為,像是發瘋了一樣,其他的大象都知道,當看到有某隻公象進入musth狀態時,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離這隻公象,而不要跟牠正面衝突,至於為什麼公象會出現這種現象,動物專家到目前仍然不是非常確定,但有趣的一點是,有的公象為了順利達到交配的目的,會假裝自己進入了musth的狀態,故意做出一些類似發瘋且不理性的行為,這個策略往往都會成功的讓公象順利達到交配的目的"
野生動物的世界充滿著競爭與合作,國際外交與經濟也是如此,該文章繼續說到:
"公象的這種假裝musth的策略其實就是一種比賽誰比較膽小的策略,當兩輛汽車高速互撞的時候,膽小轉彎的人就輸了,國際外交也是如此,尼克森在越戰的時候就曾經用過這種策略,他讓北越的共產黨認為,他已經沒有耐心了,甚至會願意不理性的按下核子武器的按鈕來結束這場戰爭,希望藉此逼迫越共投降,雖然他的這項策略最後依然失敗,但這種玩誰比較膽小的遊戲是談判中很常見的策略,特別是談判中條件較差者通常會用的策略,如果川普認為過去美國在TPP的談判中讓步過多,以及美國在打擊墨西哥走私與偷渡的問題上過於軟弱,川普有可能就是一隻正在假裝發瘋的公象,或者是一個把方向盤丟掉的駕駛,目的是讓對手認為,我一定要達到我的目的,我沒有其他的選擇,如果你選擇要跟我撞上,我就拉你一起去死,川普是一個精明的商人,商人談判的最終目的是獲利,只要能夠獲利,面子跟手段都可以調整,一個真正發瘋的公象跟假裝發瘋的公象是不同的,從目前的美元指數來看,美元指數依然比大選前還高,顯示市場仍然選擇相信川普,2月會是個很重要的觀察期,從市場的變化應該可以看出,市場會認為川普是個高明的談判者還是只是個欠缺思考的狂人"
很有趣的觀點,與大家分享